Source: Nan Yang San Pau

  • 查尔斯(右六)与民联巴生领袖高举大字报,抗议2011年和平集会法案。

(巴生25日讯)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和民联巴生领袖炮轰“2011年和平集会法案”,扼杀国人的集会自由和民主进程,尤其违例者将面对高达2万令吉的罚款。

连同领袖提出抗议

查尔斯今日连同多名民联领袖召开记者会,针对国会在本周四二读通过的和平集会法案提出抗议,担心新法案一旦生效恐进一步摧毁大马的民主进程。

查尔斯说,虽然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声称和平集会为革命性的新法案,事实上这项对国人影响深远的法案等于扼杀人权。

“这项取代1967年警察法令第27条文的新法案阐明,警方和内政部长有绝对权力处理一切的和平集会申请,包括在第15(1)和(2)条文下,警方有权限制和平集会的地点、日期和时限等,而且集会召集单位必须负责活动后的一切清洁费用。”

只能向部长陈情

他说,新法案中列明任何集会申请必须在30天前提呈给警方,而且警方的决定不可带上法庭挑战,只能向部长陈情。

“违例者每人可面对2万令吉的罚款,这等于扼杀穷人和平集会的自由,而且也违反大马宪法赋予人民的集会自由和人权,旨在让国阵政府钳制民联,以及巩固执政权。”

大马律师公会不认同

查尔斯举例,在新法案下,就算民间的居民协会或渔民要针对不满事项,举行请愿或提成备忘录给相关单位,也必须在30天前向警方申请准证,就连大马律师公会也无法认同。

“在新法案下,列明可进行的集会只限宗教集会、红白事、家庭聚会和社团会议。”

抵触儿童自由条约

查尔斯说,新法案中也禁止15岁以下的孩童参与任何形式的和平集会,这已抵触大马在2010年6月签署的“儿童自由条约”,后者阐明儿童拥有发言权和集会权利。

“所以,和平集会法案对国人是一项非常危险的法案,大马的民主将降至零,甚至比我们想象中的缅甸更不堪。缅甸日前刚通过新法令,允许人民只需在5天前通知警方,便可举行和平集会。”

来马工作频受虐待丧命 政府应关注柬籍女佣问题

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促请政府关注柬埔寨籍女佣,来马工作期间频频疑受虐待丧命的课题,包括在今年截至11月份已有11人客死异乡。

查尔斯在记者会上说,柬埔寨大使馆预计目前约有5万名柬埔寨籍人士在大马工作,其中3万名女性在今年内抵马。

“根据当局的资料显示,在今年的首11个月内,已有11名柬埔寨籍女佣疑因受雇主虐待客死异乡,其中一些甚至面对性侵犯。”

查尔斯在会上向记者展示一些柬埔寨女佣死亡的个案,并相信这些个案只是冰山一角,因此日前在国会财政预算案辩论时已向人力资源部反映。

“人力资源部长当时承诺,大马与印尼方面签署的女佣协议,日后将扩展至柬埔寨籍外劳身上。因此,我希望政府尽快签署和落实这项协议。”

他也劝请本地雇主应善待外籍劳工,纵使有所不满,应把外劳送返代理处理,不要私下动用酷刑对付。

公正党巴生区部主席兼巴生市议员●杨文来:革命转型为国阵

和平集会法案显然是把国人的人权,集中在一小撮群体的身上,可见首相纳吉的这项革命性转型只为国阵。

当我们在争议缅甸因国内的民主问题,是否具资格接任东协峰会的来届轮值主席职。但若相比缅甸与大马最近的集会法案,我认为大马的民主落后恐比对方更没资格担任该职。

巴生市议员●朱德恭:比现有法案残酷

虽然首相纳吉声称和平集会法案为民主进程的大跃进,事实上这项法案比现有的更残酷,比警察法令更钳制国人的集会权利和自由。我希望国人认清事实,法案日后将对国人的生活造成深远的负面影响。

回教党代表兼巴生市议员●依斯迈:消灭人民发言权

回教党认同应该对涉及敏感课题,如种族和宗教课题的机会施加最低的管制,但和平集会法案显然更糟糕。这项法案旨在消灭人民的发言权,而且民间组织也受限。